第二度
一颗惊慌失措的种子,永不发芽。
独乐,众乐   -[]
Tag:

昨晚排完字幕已经12点过,外面瓢泼大雨,新水边已经被淹了,藜果在电话那头说挑个沙发睡吧,外面已经没车。我当时还不在意,后来走出门口一看,已无落脚之地。

唯有夜宿水边吧,好像是认识水边吧十年来第一次。睡眠出奇的好。王帅大概6点多就起来了,我大约听到他跟藜果的对话,刷牙洗脸什么的。

睁开眼是7点,急尿之下睡意全无。抓起包跟藜果道别,他就睡在我对面的沙发,我起来应该已吵醒了他。从俯视的角度,没戴眼镜的他充满疲惫和些许老态。

小区的积水已退去,我从陶育路往黄埔大道走,路上已塞满了车,一动不动。原来前面根本过不去了。折返,从石牌东走,新陶北街也非常不乐观,离远望去,新水边的门口还是水泽一片。上学的学生被堵在了各种路口,不知王帅是怎么过去的,我提着昨晚已经淋透的鞋,淌过马路。

大雨洗刷过的街道虽然更加污秽,这样的清晨,早起的我,却感到暌违已久的喜悦,很多年不曾呼吸过的早上的空气,带着南方特有的湿润,显得异常珍贵。天空露出一丝蔚蓝,东边的云层丰满透气,在黄埔大道已经有像样的阳光投射下来,黄色校车和绿色出租车载满赶时间的人,也有店主为打理门前的卫生起了争执。我要打个车回细岗,洗个澡,吃个早餐,再跑回天河来上班,管他不迟到。

阅读全文      发表于2011-10-14  14:23    编辑    评论(0)    引用(0)




Rss